新闻资讯

    也被称为“平面图像体验”。这种体验对于我们绘画的重要性在后面我会专门讲一个素描的案例。

    PS:英文,韩文,日文都是拼音文字而中文是象形文字,象形文字的意义就在于除了表音以外还有本身的图像含义,所以通过观看中文字体我们也同样可以得到类似双重体验。

    现在,请盯着这个“寿”字的笔画看,仔细盯着看笔画,看的时间越长你就发现这个字越陌生,陌生到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它一样。但是如果你揉揉眼睛,只是瞟一眼这个文字,文字的意义马上又出现了。这便是左右脑体验的双重交替。

    任何文字都会直接传达出语言本身的含义。若看成语言的图案就很陌生了。

    B.酒杯与人脸的双重感受

    这是心理学家很爱的例子,酒杯与人脸。组成的图像,是人脸也是酒杯。左边的已经画好了,现在需要你把右边画出来。但是这个有两种差异化的感觉。

    A.一种是语言性为导向的左脑思维,告诉自己这是眼睛、鼻子、嘴巴等。我自己试过了,这样画不像。

    B.第二种是视觉型的右脑平面思维,就以自己看到的线条现象来画杯。这样没有什么逻辑性,线条拐来拐去,但是却更容易画像。

    C.感受轮廓与细节

    你盯着自己的掌纹,盯着一条条画,但是不要看纸。

    慢慢你会发现很难坚持不看纸。脑子里会出现这样的声音:“这样会不会太蠢?没有意义?这不是完整作品等”等等等。

    但是如果你坚持到5分钟、10分钟或者更多时间,你会沉浸在一种对各种复杂线条与穿插关系的观察喜悦中。你会发现这些掌纹有内容,因此你为什么刻画细节无法深入也是和这个有关系。

    两种空间体验

    那么在具体的绘画里,左右脑是怎么体现差别的呢?

    比如,面对一张人体图我们会产生出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

    一种是按照左脑思维想“知道”其内在的立体结构。

    这种“知道”需要涵盖两个方面的内容:

    我们需要把形体简化成简单的立体几何体,然后看到这些几何体之间是如何衔接在一起的。

    前一种思维在绘画里被称为概括思维,其实这是一种左脑思维;

    而后面形体与形体之间的结合方式被称为结构思维,也是一种左脑的空间思维方式。

    大部分人在绘画复杂形体的时候都是以此思维作为主要的思维。但是这种思维有一个悖论:

    形体概括和立体结构本身是非常困难,同时是经过高度抽象的图像理解方式。

    根据人的认知原理,图像从具象到抽象可以行得通,但是在没有具象的情况下直接上抽象概念就很难了。比如你给一个从没学过美术的人讲“黄金分割构图法则”,他们根本听不懂。

    草图大师中英文切换_草图大师怎么切换视图_草图大师英文怎么读

    所以直接概括形体对于一个初学美术的人来说几乎不可能办到,所以这也就是为何那么多初学者面对人体难以下手的原因。

    那么第二种思维就是平面思维:将目光所及的画面直接转换为平面的图像。从本质上看一切的绘画都是平面的,立体感不过是假象。

    不信你试着把手伸进画面去。

    这种平面思维一种是平面的形状思维,一种是平面的线条思维。

    这两种思维看似仅仅是依葫芦画瓢,似乎不像立体思维那样来得有道理。但是却是一种对初学者更为有意义的绘画思维。

    在图示的绘画流程里。首先应该是以平面的右脑空间思维来画出表达物体大感觉的轮廓(如图A)这个轮廓不带有很强的立体感,对于透视也不要求准确。这是右脑平面思维的结果。

    接下来才采用线条对这个轮廓进行规范(如图C),值得注意的是C步骤不是简单的利用右脑的思维在进行绘画,其中掺杂了图B的很多造型方法。

    图B是我们在学习人体绘画的时候经常见到的那种参考图,图示的人体概括办法被我们吸收到左脑的概念里用以指导绘画,所以这种图的作用往往用于规范那些靠感觉画出的形体。

    且慢!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学习的人体画法并不是用来描绘人体的,而仅仅是起到纠错作用的吗?

    对!事实就是这样!为了进一步说明在一个绘画步骤里,左右脑的不同作用。我们来看下一个案例。

    比如在图示的画面中,我们常常以为作者之所以能够准确地画好人物的透视,是因为能够准确地记忆如图所示的骨头解剖。

    然而这张图中红线的轮廓恰恰是先于里面的骨骼而出现的。

    这说明作者根本没有必须要先画骨骼解剖再来完成轮廓。即使这个作者完全不知道里面的骨头怎么长的,也照样能画出正确的轮廓透视。

    A图和B图同样展示了类似的情况。

    A图中作者在画面里画了不少表示透视或者结构的辅助线(图示中比较浅色的线条);这些线条明显是在轮廓线之后才画出来的;

    B图就更离谱了,作者基本没有画任何的透视线居然就完成了正确的手臂透视变化图。

    如果你能够找到更多的大师的草图案例,你就能发现更多的类似现象。大师们都是先依照一个模棱两可的轮廓完成人体的草图之后,再用一些相对精确的透视或者结构的辅助线来规范先前的轮廓。这和我们一般认为的,必须先有一个非常精确的透视或者结构之后再进一步画出轮廓的概念背道而驰。

    为了进一步解释这个问题,我们以人体造型为例。人体造型可以被我们分解为

    1比例,2动态,3结构三大要素。

    这三大要素在人体造型中的重要性可不是一样的。其中比例最为重要,而动态其次,最不重要的是结构。

    图示中从左到右三张图分别代表了比例修正与动态修正,唯独结构没有做任何的改变。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当比例发生改变的时候人物发生了强烈的变化,而动态改变的时候人物的变化就没有那么明显。

    草图大师中英文切换_草图大师英文怎么读_草图大师怎么切换视图

    最后一张图仅仅是对比例做了调整就让一张作品由菜鸟之作变得好了很多。由此可见比例的重要性

    比例完全可以用剪影来代替,而这个平面的剪影代表的就是右脑的平面思维。

    这些现象都充分地暗示了一个道理,所谓的人体解剖结构的作用被我们夸大了。

    大量的职业画家根本不懂什么解剖,他们仅仅是凭借着一些简单的人体几何结构就画了一辈子画。所以你如果还在花费大量的时间记忆肌肉和骨骼,你就走了一条弯路。

    在大量的绘画案例里可以看到类似的现象。就是在作者还没有画任何内部的所谓结构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轮廓。之后再通过内部结构的添加让轮廓变得更加准确。其原因就在于,轮廓的准确与否根本不需要任何的立体思维,换句话不需要人体解剖知识,需要的仅仅是靠右脑的平面思维在平时的练习里把观察对象记忆下来而已。

    所以正确的绘画思维绝对是先用右脑感知画出一个大致的轮廓,然后再用学习到的在左脑图形思维里的概括法,来规范画面的立体感和透视。

    这两种思维的先后顺序一定不要搞错了。大部分初学者无法下笔的原因就在于这两种思维顺序的颠倒。

    被误解的设计能力

    右脑型思维者不会像左脑型思维者那样对基础知识进行所谓的系统性学习。它仅仅是促使你试图模仿观察对象

    正是因为左脑的语言性思维以及刨根问底的思维习惯,所以会给我们的绘画制造很多根本不必要的问题。比如在所谓的设计能力的理解上就体现得十分明显。

    绘画中有很多的项目是需要画家独立地“设计”一些方案,比如图示中的码头和海港。当我们面对这样一张复杂的场景设计的作品时。左右脑的反应完全不同。

    从左脑思维的逻辑来讲,我们要设计出图示的建筑,就要知道其内在的结构,同时要知道透视怎么画才是正确的。PS:左脑是一种线性思维,特别是没有经过训练的左脑思维很容易演变为的二元对立思维:非黑即白。所以一想到“结构”“正确透视”这些概念。左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翻书找根据---即为什么要这样画?

    而当我们发现建筑的结构知识和透视画法是何其复杂,光是一个房梁的设计就能出好几本书,标准几何透视画法就有300多页。指望在这个领域内先专业学习个半懂都是不太实际的。

    这种情况直接造成了很多的左脑性绘画学习者的困惑:为何我总是不能找到设计的窍门,为何知识永远也学习不完啊!我何时才能自由自在地做设计。

    这种“系统性”学习基础知识的想法,虽然是个笑话,但是在美术学习者里却十分普遍。

    而右脑的思维就完全不同。它似乎根本不在乎什么原理,什么方法。它只在乎你看到了什么。

    比如在图示中,右脑会从三个方面进行认知。

    当以上三个方面的感觉到位以后,右脑型思维者不会像左脑型思维者那样对基础知识进行所谓的系统性学习。它仅仅是促使你试图模仿观察对象。比如:你也可以试着按照图示的感觉设计一个类似的房屋。

    草图大师中英文切换_草图大师英文怎么读_草图大师怎么切换视图

    所以在透视画法的领域内。左右脑的思维也能以图示的方式体现出来。左脑指望通过几何推理产生出所谓“绝对正确的透视画法”;而右脑仅仅是按照图示的概念,把这种“近大远小”的透视概念图套用到自己的绘画作品中。

    这种区别用一句更加通俗的话语来说就是:左脑要的是能够写出来的标准答案,而右脑要的是看起来相似即可。

    所以诉诸很多的美术问题,根本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与“必须要知道的原理”。这些想法都是你的左脑在作怪。实战中你只需要用你的右脑去观察体会再模仿即可。

    右脑状态的三个特征

    那么我们需要对右脑思维做一个总结,看看这种思维的特征目前所发现的究竟有哪些?就目前看来,右脑思维主要有以下三个特征:

    这些标准是不是很抽象?其实你几乎天天都在经历。比如当你玩游戏入迷的时候,就进入了右脑状态。

    例如:当我们痴迷地进入游戏世界的时候(比如LOL),你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关于当下的问题,如何微操,魔法,技能等等。你绝对不会去想:

    A.我们打游戏有什么意义呢?(---未来的问题);

    B.我以前为何没有那么喜欢玩这个游戏呢呢?(--过去的问题)。

    C.同时,你看到的都是一个一个非常具体的细节,画面里鲜活的角色,刺激的光效,厮杀的声音。(--当下的问题)。

    这个时候,你进入了右脑的状态草图大师中英文切换,时间仿佛停止了。一不小心好几个小时过去了。

    根据电子游戏开启右脑之门的原理。我们也总结出切换成右脑状态的几个关键要素:

    A.你必须热爱你正在进行的事情,因为这会导致精力高度集中。

    B.把精力高度集中到当下的问题或者状态。

    C.你必须参与到事情本身里,不能仅仅是围观,打酱油。

    根据第一条,做喜欢的事情最容易诱发右脑状态,因为“爱”是一种高度集中的力量,可以让一切的注意力都放到事情上面来。一个不喜欢画画的人,无论是再优秀的老师也无法教会他,原因就在于“爱”的缺乏。

    第二点实际上是第一点的延续,因为专注,所以我们自然能够从乐趣中体会事物的状态。比如绘画如果能够给你带来乐趣,那么自然你就能体验绘画,正如电子游戏能够给你带来乐趣一样。如果没有乐趣,变成了工作或者任务,那么你就很难体会它的美妙。所以绘画的时候胡思乱想的同学主要原因是因为乐趣发掘得不够。

    第三就是这个事情必须亲自参与进去,不能仅仅是看看了事。比如:有些同学老是依赖别人给自己示范,一次完整的训练过程也总是在别人的帮助下完成,很少自己亲历亲为,这样怎么能够学会呢?

    所以我在绘画教学的时候,都会给同学约法三章:

    1.过去的问题不准想。比如:我基础不好,以前教我的老师不好等等

    2.未来的问题不许想。比如:我这样画下去是不是不对?这样的训练合理吗?

    草图大师英文怎么读_草图大师怎么切换视图_草图大师中英文切换

    3.只能关注画面的状态:现在画面和范画比较起来是过于鲜艳还是过于灰暗?细节层次是太多还是不够?人物是大了还是小了?等等。

    所以在绘画的时候应该根据图示问正确的问题,多用视觉性语言与自己对话少用“判断性”语言对自己做出批评。

    我们的左脑对于无法了解其内在视觉逻辑的东西,一眼看不透,就心烦。大部分绘画中的焦虑感都是由于左脑不能解读对象而造成的。

    已经被词汇系统概括的事物,我们对他们也会缺乏耐心,因为我们已经知道是什么了。所以凡是缺乏美术能力的人最喜欢用语言描述所看到的画面,因为他们的左脑思维中的“语言性信息解读机制”太过于发达。

    我们以图示中我在悉尼的新南威尔士州立艺术馆看到的青铜天使造像作为范例,看看右脑的感觉解读与左脑的语言性解读有何不同。

    右脑思维看到一张作品的时候只是体验画面中的美妙。右脑思维里没有关于“为什么”的问题。只有“是什么”的问题。所以绘画学习里,少提为什么,只注重观察到的是什么的同学,往往进步得更快。 因为他们开启了右脑的思维模式,打开了绘画的第一步。

    那么是不是左脑思维就想要被一网打尽呢?当然不是。前面我们说过逻辑也分优劣,好的逻辑给人鼓励,坏的逻辑制造负面情绪。我们以下面的对话作为案例。

    很多同学看到一张好画,左脑就想了,画家是按照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逻辑画出来的。请问你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吗?你根本不可能知道一个画家真实的想法,除非你是他

    于是一个时候比较劣质的左脑认知体系就开始联系自己回到未来:“我要多久才能画得那么好啊!”当然,答案还是无解。于是,过去的又来了:“当初学画的时候真不该听那个老师的,他教的学生没一个画得好的。”可是过去又不能改变,于是左脑开始责难自己:“其实你没有天赋,你根本不配画这么好!”这个时候由于自我受到了否定,各种沮丧接踵而至。

    而比较好的左脑体系就会问这样的问题:“你想不想画得和他一样好?”答案显而易见。

    于是第二个问题:“那么就别废话拿起笔练习!”

    可是怎么练习啊!画面那么复杂。

    “想想你能做些什么?”

    我似乎可以先试着临摹一下。

    “Ok,那就先临摹一下。但是记得在临摹的时候多看看自己在哪些画面的处理上有困难草图大师中英文切换,把这些困难记在脑子里。”

    我记下来又能怎么样啊?困难还不是一样在。

    “如果你记下来了这些难点,就想想怎么用你的方式去解决它,哪怕是一个再笨的方法。因为即使你的方法不是最合理的,也是发自你固有的行为模式。我们绘画训练只有先充分发挥你固有的模式之后,才能加以调整和改变。”

    为何方法不对也要试着做呢?

    “道理很简单,绘画里同一个画面本来就可以是由无数种方法达到的。虽然有些优化一些,有些笨拙一些。但是所有的效率都是以熟能生巧作为基础。对于你来讲不熟悉的方式即使再优秀也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你先按照你的方式来,充分了解自己的方式后再做改进才是上策。”

    可是我不会画啊,也就是说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方式是什么。

    “你想多了,我要你做的是动起手来涂鸦即可。绘画从行为上看不就是涂涂抹抹吗?你只要敢于乱涂,就走出了绘画的第一步。”

    好的,我现在画了一些出来,可是不能看啊,好丑,好羞耻的样子。

    “这个时候,你应该好好地把你参考的范本与你的作品进行对照,看看什么地方大了小了,什么地方缺什么东西。其实你只要画出一笔,余下的不就是一个点对点的临摹吗?”

    草图大师英文怎么读_草图大师中英文切换_草图大师怎么切换视图

    按照以上的思路引导,一个来自西南林业大学学习园林专业的学生顺利完成了他的第一张作品。他可是从来就没学习过美术。左图为他的测试作品(所谓测试作品是指在没有教师的指导下自己完成的作品,用于鉴定学生的基本水平)

    遇到陌生的创作项目,也是一个道理,抓住当下。先别判断说自己会不会做,先看自己能做一些什么。

    当你把能做的事情做完了,发现余下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没太大的问题了。

    所以我的画室禁止说:我不会画。因为此话一出口,就意味着一切的思考和努力都停止了。

    绘画中的焦虑,恐惧,往往就是在于失去了当下的目标所导致。

    心理上的恐惧其实和任何具体的、真正迫在眉睫的危险无关。恐惧的表现形式有多种:不安、忧烦、焦虑、紧张、压力、畏缩、恐怖等。这种心理上的恐惧总是源于“可能会发生的事件”,而非“当下正在发生的事件”。

    正是因为画不好,我们才做训练。

    而恐惧则告诉我画不好我似乎就没有前途,低人一等了,在亲朋面前丢了面子。

    所以,这种恐惧让你虽然身处此时此刻,而思维却跑到了未来。这就创造了一种焦虑的鸿沟。如果你被你的思维控制并失去了当下的力量,这种焦虑的鸿沟就会与你相依相伴。当下的事情是你可以去应付的,但是你无法应付未来存在于思维中的事情。

    要从这种恐惧思维认同中解脱出来,关键在于:终结时间的幻象。时间和思维是密不可分的。从思维中去除时间,恐惧就会停止——除非你选择去运用它。

    PS:一旦陷入了时间的陷阱:你会不由自主地完全生活在对过去的回忆和对未来的期待之中。这样你的心思会完全被过去和未来占据,而不愿意接纳当下时刻,并容许它存在。过去可以赋予你一个身份,而未来代表了解脱的希望或任何一种形式的满足,因此你会强迫性地认同它们,但实际上这两者都是幻象。

    一个学习美术的人被困在过去的基础不足和对未来所面临的挑战的恐惧之中,就完全没有办法将心思集中在当前的画面之中。

    你越关注时间——过去和未来,你就会越多地错过当下。当下才是画面,当下才是需要你解决的问题。当下也是唯一真正存在的东西。绘画就是此刻,你的画面从来不会在过去呈现,也不会在未来呈现。

    所以有高僧说:生命是什么?生命就是一呼一吸之间!因为那就是当下。

    也只有当下能够打开右脑思维的大门。也只有当下,才是绘画的法门。

    右脑思维的充分利用,是绘画学习的捷径,也是科学绘画训练体系的一门首要功课。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CIN新概念绘画学习的思维,可以购买陈老师的最新著作:《唤醒你沉睡的创造力》是中国美术史上第一本国人自己写作的绘画科普著作。只要你按照本书所阐述的科学原理设计你的绘画训练,人人皆可绘画。

    页数:330页

    装帧:软皮

    语言:中文

    京东购买链接:#-

    当当购买链接:

    淘宝购买链接: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司新闻   |    产品方案   |    用户案例   |    售后服务   |    合作伙伴   |    人才招聘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    电话:010-     邮箱:@126.com

备案号:冀ICP备2024067069号-3 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